關於部落格
我有一個島caohagan island,
世界上最適合居住的小島
  • 8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島上的貓咪

某次,當我離家兩、三天,再度返家的時候,看見卡奴在院子裡敏捷地跳來跳去。正當我看得入神的時候,突然發現卡奴是和另外一隻小貓玩在一起。這是一隻體態酷似卡奴的淡咖啡色貓咪。阿瑪德的女兒尤希尼亞正在一旁,笑嘻嘻地對我說:「這給你。」自此以後,我就此展開與兩隻貓共同生活的日子。對於這個新加入者,我把牠叫作「奴雅」。 起初我把卡奴和奴雅視作一對姐妹。黑白混色的卡奴雖然背部主要呈黑色,但左右卻不對稱。而臉的上半部是黑色,白色的鼻子呈現三角形;而鼻孔中間有個豆子般大的小黑點,這是卡奴的特徵。 至於奴雅,整隻主體是白色,但背部左右兩邊生有兩個直徑長約二公分淡咖啡色的長形斑點。這兩條長斑點宛如天使的翅膀一樣,模樣相當可愛。卡奴和奴雅的身體皆長,但修長的雙腳卻瘦瘦的。就身手而言,卡奴比較矯健。頭型則是奴雅比較大一些,身體都相當結實。我總覺得,比較早來到我家的卡奴像是姐姐。 卡奴和奴雅的感情很好。牠們總是湊在一起玩,互相追逐、互相舔舐對方。每當我看到兩隻小貓慵懶的身軀纏在一起,露出白白的肚皮,彼此摩擦、舔舐著對方的性器時,我就覺得牠們好像是女同性戀者一樣。這種令人不可思議的情形,在狗兒身上是看不到的。 自從家裡養貓以後,老鼠出現的次數就減少了。由於還是幼貓,所以奴卡和奴雅還不會抓老鼠,有時候還會被老鼠嚇到。某天當我正在吃晚飯時,卡奴和奴雅也在我的腳邊翻滾玩耍著。待我仔細一看,不知道牠們從哪兒抓來了一隻老鼠,在那兒玩弄著。過了一會兒,老鼠的頭就被牠們咬了下來。此番景象令我吃驚。雖然養貓的本性就是要抓老鼠,可是看見牠們咬得那麼起勁,我竟感覺貓的野性也蠻殘酷的。 自那天起,奴雅也變得喜歡捕食蜥蜴和小蟲。牠可以靜靜地等待,然後很快地捕捉飛行中的昆蟲來吃。如此冷靜的行動,已經具備成貓的老練,讓人對牠刮目相看,而奴雅自己也顯得自信滿滿的樣子。 另一方面,雖然我仍把卡奴視為幼貓一樣地呵護,但牠卻表現得相當獨立。自「吃鼠事件」以後,我感受到了兩隻貓咪鮮明的個性表現。 此外,當初來卡兒哈甘前,曾向一位在東京結識的獸醫,提到島上的貓並不多見的情形。此時,只見這位獸醫馬上壓低了嗓子,環顧四周確定門外沒有人以後,便湊進我的耳朵小聲地對我說:「崎山先生您要發大財囉!」 據他表示,我可以先徹底調查島上是否還留有貓隻,一旦發現貓的蹤影就立刻將牠放逐到其他島上;讓卡兒哈甘島上的貓一隻也不剩。接著,再把幾隻價值昂貴、血統純正的貓(只限一種)帶至島上放生。於是過了幾年,這些血統純正的貓就在島上繁殖,隨處可見。然後再把牠們拿去賣,這樣豈不是賺大錢了。 更甚的是,貓這種動物發生突變的機率很高,到時候如果出現珍貴品種,獲利也更大了,就這樣成了億萬富翁也說不定。說著說著,這位獸醫顯得既興奮又起勁。但是我打斷了他的話,表示:「慢著!事實上沒有你想得那麼好。這種事情如果被盜賊等壞人聽聞,難保不會前來偷取貓隻。再者,如果有人妒嫉眼紅,帶兩、三隻雜種貓混入島上,那可怎麼辦。想到這些壞事情,我就會失眠,終致無法實現。感謝您的關心,我還是繼續過我的窮日子比較安心。」 自聽聞這項建議後不久,我發覺卡奴和奴雅竟是兩隻公貓。沒有養過貓的我,竟愚蠢地一度認為牠們倆是女同性戀呢! 近來卡奴和奴雅已經完全適應了我家的生活,活動範圍也變大了,有時甚至會跑到海岸那一邊去玩。牠們在廣闊的前院悠閒地走來走去,偶爾我還會在樹林間看到奴雅大剌剌地露出肚皮,仰躺在樹林間睡覺的樣子。牠們生活得自由自在,和狗兒們的感情也不壞。幼犬布奇有時候會和牠們互咬耳朵,一起玩耍。玩累了,就在看家犬佛克西的身旁倒頭就睡。 在我家,不管是狗、貓或者人,大家都互不干涉,在同一空間裡自由自在地和平共處,這是多麼美好的境界,而對於先前「貓狗是宿仇」的顧慮也鬆了一口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