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有一個島caohagan island,
世界上最適合居住的小島
  • 82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願意住在島上的人

他曾在工專主修電氣,並曾經任職於家電用品行。除了電氣工程外,對於引擎的分解和廁所淨化槽的處理,似乎也有涉獵。喜歡自己動手的他,對於物體結構的興趣總是比別人濃厚,任何東西都能經過他的分解而修好。
由於我的少年時代正值戰爭後不久,所以在那個貧乏的年代裡,我從小就常有機會動手修理身邊的機器,現在已經不復當年;這或許因為時代在進步,身邊的機器變得更加複雜的緣故。我總想不通某些機器的稼動原理,這也是我在卡兒哈甘島上的挫折之一。
在卡兒哈甘島上,許多常用的機器,如引擎船、發電機、集雨裝置、電話、電線和廁所的淨化裝置等等的管理和維修都要靠自己。以卡兒哈甘島的生活水平來看,島上沒有所謂的新品,所有東西都是別人用過的中古貨。拿船的引擎來說,他們用的是日本用過的中古引擎;連水管或電氣等配件也不若日本的精緻。在這裡沒有所謂的規格品,全憑技術視情況製作、修理。當然,這些東西也要禁得起海浪或強風等嚴酷的自然環境考驗。

所以,這裡的東西經常故障,如果以日本的標準來看,可以說每一件東西都不合格,故障的事天天都發生。這裡的任何東西都和很講究規格的日本不一樣,他們比較自由,生活上比較有趣,美麗的地方也多,只是東西就是經常故障。
對卡兒哈甘島的島民來說,手是最有用的工具,他們自己動手做並且修理所有使用的器具。我的愛船「阿米漢」的船長魯明、亨利和卡西歐等人尤其高竿,他們會分解和修理船隻的引擎,甚至連故障的發電機落在他們手中一樣可以修好。但是他們雖然會修,但卻不知原理為何。所有的技術都是從經驗中求得,所以修是修好了,卻找不出機器故障的根本原因。於是呢,很快又會壞掉。當然,我也不明白箇中原因,所以心中的挫折感也就一直揮之不去。
一下子,坂田先生突然變成了消除我心中挫折感的救世主一樣,同樣經營過餐廳、也會做菜的他,還教導我許多技巧,譬如怎麼玩衝浪板等等。他簡直就是我理想中的人選!
應我誠懇的邀請,坂田很快來到了卡兒哈甘島。雖然他只在島上停留二個禮拜,但卻替我修好不少東西。他一直把我的話牢記在心裡:「島上的生活的確原始,但我卻不以為苦,反而積極融入他們,變成他們的好朋友。」很快就決定要來島上看一看。之後,坂田就帶著二十八歲的可愛妻子和他的愛犬,一起來到卡兒哈甘島。

對於多年來處於失控狀態的船引擎、電氣系統和電話等,我希望坂田可以盡可能讓它們維持在正常狀態下,同時我也希望他可以熟悉卡島民宿業務的經營狀況。這是我的期許,也是他的工作。
坂田是個勤奮的人,我最高興的是,他打從心底喜歡這份工作。他似乎非常歡喜地憑著自己的想法和力量,把周遭的事物一一整備妥當。兩個月後,我們決定回日本六周。至於島上所有的營運,我則拜託坂田代為照料,這是我第一次這麼做。因為在此以前,如果我打算回日本,就會拒絕想要造訪的客人。至於日常的例行工作則多仰賴亨利代勞,只要有什麼事,亨利也會打越洋電話向我說明原委。也多虧亨利的幫忙,才讓我即使離島多日,也不致讓島上的營運脫序,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之後再返回島上,發現坂田變得更壯了,被熾熱陽光曬黑的皮膚就是最好的證明。去島多日,坂田的比沙亞語(Bisaya,島民所說當地語言)說得更流利了。對於島上的環境也顯得更加熟悉。這段期間,坂田不但完成了先前請託他完成的巨大工程,客用廁所和有蓮蓬頭衛浴設備的小屋,以及利用磁鐵手工做成的鑰匙等小配件的設計,也都極盡巧思。使用過這些的人都表示,迎風吹拂地洗臉、淋浴,再再使人身心舒暢。
除此以外,坂田也在老舊倉庫的屋簷加裝了排水管,以儲存雨水;而垂掛在建物裡面的管子,就像是用來儲存我們飲用水的塑膠桶一樣。當屋裡塑膠桶的儲水滿出來,就會自動流到事先放在屋子外頭的桶子裡去,以方便島民任意取用。就這樣,島上目前的狀況就像魯賓遜‧克魯梭來到書中描述的小島一樣,令居民好生快樂。島民使用的儲水配件也都是一般的管子和木材材料。
此外,變電所也有所改觀了。用油擦亮的各種開關,讓發電機的機體顯得煥然一新。對於部分裸露在外的電線,坂田也巧妙利用了椰子作遮掩,使它們看來不致凌亂,同時也消弭了電線受風吹拂所衍生的任何危險。就這樣,我可以在任何細微處看到坂田獨具的巧思和體貼的用心,這些都讓我倍感高興。
當時才三十五歲的坂田,體力充足。喜歡大海的他,似乎打從心底中意卡兒哈甘。他憑著自己的雙手建造整座島嶼,是我極為仰仗的修繕人員。和那「不知為誰努力、為何奮鬥,滿腦子只是賺錢」的日本上班族的生活相比,如今坂田已經把島上的工作當成自己的事業一樣,全心地投入並且陶醉其中。
若從「一位青年、一個家庭,可以在能讓自己放鬆心情的地方快樂生活」的觀點看,坂田一家人現在的生活十分令人羨慕。

由於凡事都自己動手修理,所以魯明等人也很敬重坂田。有趣的是,有時候魯明等人會修的東西,坂田卻不會修理。但由於熟諳機器的構造,所以機器一旦壞損,坂田馬上就知道毛病出在哪裡。當然,壞掉的配件只要換掉就行了,但事實上卻沒法這麼做;因為島上沒有可換的配件,而且就算有,也貴得讓人買不起。為了解決現況,坂田採取的方法是不惜重金也要買到,但魯明等人卻是自己動手做,或者動手修好這些壞損的配件。他們總是利用馬口鐵、鐵片,或者身邊隨處可得的東西,或切削或敲打地將這些壞損的配件給修好。這種做法似乎敲醒了曾經認為「自己無事不能」的坂田,也讓他對島民產生了敬意;於是,就在島民和坂田彼此敬重的良性循環下,島上的生活水準大有進步。
今天來島的訪客就要搭乘早班的飛機返回日本。當大家休息時,坂田依然默默辛勤工作著。如果沒有他,那麼現在就只剩我和魯明這些島民在工作。雖然我不覺得辛苦,可是有幸得到一位得力的助手,確實令人高興。

一九九五年,春天開始,又有另一批參與「來自南方島嶼」會報製作的日本畢業生造訪卡兒哈甘。一行人預計在此停留一、二年。或許島上的住民一旦增加,人際關係也會變得複雜起來。但令人打從心底高興的是,「把卡兒哈甘島當作自己的第二個故鄉,並且把島上的點滴真正融入自己的人生規劃中」的人已經開始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