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有一個島caohagan island,
世界上最適合居住的小島
  • 81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怎麼買一個島呢?



1-1邂逅

原本泛著不同湛藍色澤的海,漸漸地轉成鮮豔鈷綠。閃過長滿亮綠色灌木的斯爾巴島後,船隻就滑入珊瑚礁之中。清澈通透的南方海域之下,白色的沙灘、珊瑚與海星,宛如夢境般地搖擺著。
此行要去的地方,是個被白色沙岸環繞,又滿覆綠色椰子樹的南方海島。大約航行了十分鐘後,我們橫越過礁湖,讓船隻泊上了位於卡兒哈甘島西側的白色沙岸。
這是一九八七年九月時分。
  
我獨自佇立在這三百六十度浩瀚無垠的天藍色穹宇之中。
我的身體彷彿能夠感受到全宇宙的存在,吐納之間俱是廣闊與湛藍。
耳際只有清風呼呼的吹拂聲。除了遠處時而傳來的些許人聲,整個世界幾乎是空靜寂寥,就好像這是個只有風聲支配的世界一般。
舉目望去,我的眼前是一片亮白的沙灘。更遠處,則是數百棵茂密、叢生的椰林大地在等待著我。我感到一種巨大的幸福感不斷從我的身軀之內湧出,對於未來則有一種強大的期待感不斷湧現。 
數日之前,我和菲律賓當地的潛水高手德頓一同待在這艘船上。那次是和從東京一起來的朋友一起搭船前來浮潛。到中午時分浮潛結束,我們將船停泊在西羅德甘島的後邊午休。午飯之後,大夥紛紛下船閒逛小島各處,只有我和德頓留在船上。就是在那個時候,德頓指著遠方浮出來的小島說:「那個島現在要賣唷!那是我看過最美的島了!」
突然之間我熱血沸騰了起來。我是在四十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才和美軍一起開始浮潛的,而德頓是個對這附近的海域瞭若指掌的浮潛高手。對德頓來說,這片海域就像是他家的後花園一樣。
「我一定要去看看。」於是,我和卡兒哈甘島開始了這段命中註定的邂逅,也從此和這個美麗的南方小島結下了不可思議的緣分。
「多少錢?」我不假思索地開口詢問。
「若價錢是在兩百萬披索上下的話,我就會買。」一披索大約五日圓,我很快地在腦中計算著。一千萬日幣。這樣的話我就得把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才買得起。
「我決定買了,之後的事情麻煩你!」我對德頓這麼說。

像風一般的人生

我畢業那年是一九五九年(昭和三十四年),那時相當不景氣,所有的企業都不再招募新人。我的成績原本就不是很好,在快接近三月的畢業季之前,我也看了報紙的徵人啟示,我覺得我應該可以進入出版社工作。
原本並沒有抱持特別的期待,但是這家公司及它的相關企業,卻從此和我結下了將近三十年的緣分。我只能說「緣分」這種東西,真是不可思議。
我的第一份工作,在女性時尚雜誌的當編輯,編輯部清一色是年輕的女性同事。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也有很多機會和模特兒、藝人結識,對於當時還是單身的我來說,這樣的工作環境真的令人感到相當愉快。
做了幾年之後,我的腦中開始出現「我這樣下去好嗎?」、「這好像不是我真的想做的工作……」等念頭。

因此,我毅然決然地選擇了留學之路。這是相當大的決定。當時,甫投身於美國這樣一個異國文化,我覺得人生就像吹起一陣大風,暢快淋漓。再加上那是我第一次離開父母,在完全沒有束縛的世界中闖蕩,對於想為所欲為的我來說,幾乎不再有什麼綁手綁腳的感覺。
雖然我沒什麼錢,也曾做過洗碗工、花匠助手、報社小弟、School Boy(住在美國寄宿家庭中幫忙打雜的僕役)這些零時工,但也因而能夠接觸美國各種不同階層的人。我認為這對增廣見聞有很大的幫助。
我也曾想過就這樣留在美國生活不要回日本了,就在此時,有間想以出版英文書籍來進行文化交流的日本出版社成立了,於是我就這樣加入了講談社國際公司。
在講談社國際公司服務期間,曾兩度被派駐美國,工作二十幾年,主要負責與美國的書商周旋及開拓銷售通路的業務,目標就是要設法把日本文化推廣到國外。這樣的工作得要下一番工夫,邀請國外的作家賜稿、和全世界各地的出版社進行版權交涉等等。也就是說,我每天都能自由地與世界上百百種不同的人邂逅,不僅非常有趣,還能獲得很多難得的經驗。
不久,我升任幹事,公司本身也因為逐日茁壯而有越來越多的成員,整合組織所需的時間也就相形增加。再加上各種關係上的衝突,總公司與分公司、上司對下屬、同事與同事之間等複雜的關係,很多不想見到的問題也在這時一一讓我碰上。
我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對公司也有相當的貢獻,但是在我感到無法像以前那樣順利的時候,我就想憑自己累積而來的經驗,轉而尋求一種簡單的生活之道。
我並不是一個想把自己的人生全部奉獻給公司的那種人,也從來沒有想過人生要以公司為己任。從一開始,我就在盤算何時可以離開公司,開創屬於自己的人生。
一九八七年的六月,我在剛滿五十二歲的時候,辭掉了工作。
在退休前幾年,我早已和前妻分居。雖然我們夫妻感情不錯,但維繫著兩個人的那條姻緣線,很明顯地已經無法把我們拉回最初開始的那時候。兩個小孩已經長大成人,而父子關係並沒有因為我和前妻的關係而有所改變。
我想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對小孩們來說也沒什麼不好。
離職的時候,對於下一步要做什麼其實心中還沒有具體的想法。只想著以這一路走來的經驗,未來要做什麼都可以吧。所幸我在擔任幹事的最後一年,被調任為兼任幹事,因此在這一年之中我得以慢慢地思考該做什麼?能做什麼?
在這之後的一年,偶爾我會到公司去看看,偶爾出外旅行,其餘時間就是看書。定居美國那時取得的潛水執照,也在這時又派上用場。
這也是我與卡兒哈甘島邂逅的開始。

到底要怎麼買一個「島」呢?

外派紐約時,曾幫公司買過兩間員工宿舍,但對菲律賓的房地產卻一竅不通。
到底要怎麼買一個「島」呢?
菲律賓這個國家,在外國人要進行複雜交易的時候,就會不知道從哪裡冒出很多自稱是與這筆交易有關的人士想要分一杯羹。因此,自己不僅要十分謹慎,委託值得信賴的律師代辦相關手續也是非常必要的。
我特地拜託熟識的東京國際律師,他幫忙介紹了菲律賓最值得信任的法律事務所西西普.薩爾什魯公司,及其位於宿霧分公司的達尼先生來做我的法律代理人。於是我就把買島的計畫全權交給達尼和德頓兩人來處理。
德頓本來跟我說:「整個卡兒哈甘島的產權都屬於歐藍哥島上波市一位名叫伊亞斯的人所有,而且整個島也已經完成了登記手續。我和伊亞斯是好朋友,你把這件事交給我辦是絕對沒問題的。」其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伊亞斯這個人雖然擁有八成的土地持份,但是他早就拿這些土地向銀行抵押貸款,所以這些土地實際上屬於銀行所有。至於一半以上的土地雖然登記有案,可是另一半的土地卻沒有登記,也就是說,這些土地沒有完成報稅程序,必須要所有權者先「繳納稅金後,才能視其為土地所有者」。
土地登記制度並未在菲律賓全面實施,菲律賓各地都有很多這種登記不全的土地。有的還更麻煩,或許整塊地裡只有零星一點,但是那零星一點也還是隸屬菲律賓政府的國有地;這樣一來,交易過程就變得相當複雜,而且我們還要完成全部的土地登記手續。這些繁重的事務,達尼都處理得非常好。現在,除了兩小塊土地,整個卡兒哈甘島全部歸我個人所有了。那兩塊不屬於我的土地中,有一個不在我經營小島時必須擁有的範圍,另一個我則用租賃的方式將它劃入我的使用區域內。
了解土地所有權的實際狀況後,我就把在銀行名下的土地通通買下來。
那約莫是在一九八八年的夏天吧!
我那時正盤算著要向公司提出辭呈。當時我曾想先移居島上一年試住看看。但是,就在九月預計出發之前,紐約的朋友突然來電,希望我能幫忙處理外資投資的出版業務。答應之後,我只能在工作空檔時,一年數次、每次數日地往返卡兒哈甘與日本,過過試住生活。當時我一邊處理繁忙的東京業務,一邊規劃著未來的島居生涯,每天都過著相當快樂的日子。
當時,我五十三歲。接下來的二、三十年或許我還能過著精力充沛的生活。
三十年相當於我從大學畢業開始工作到退休的時間。
我認真思考著往後要怎麼過未來的三十年。
我想,就這樣繼續從事出版社的工作好了,這需要擔負一些責任,但有些微薄的報酬。被時間追著跑的忙碌生活持續著,但是趁著中間短暫的時間,我就去卡兒哈甘度假,這樣的感覺也不錯。
我十分享受擔當重責又能在南方小島擁有別墅生活的日子,這不是很酷嗎?我認為這應該是上班族中「最高級」的生活吧!
雖然這樣想,但我還是不怎麼習慣。
若把「事業」當作人生的核心,人們想要的不外乎出類拔萃。
但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只想要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
我並不想過工作之餘才有一些休假的生活,而是想把心靈思考作為生活的重心。一切都是緣分所賜,我才能買到卡兒哈甘,我只能說這是命運的奧妙。
拜留學、工作之賜,我在美國過了約莫十年的生活,而且完全不覺得住在國外會有什麼不習慣。
「我還是想去卡兒哈甘。」我的心意已決。

我想在美麗的南方小島呼吸新鮮的空氣,過著吹著風的快樂生活。
這個動機非常非常的正當。但是,並不是動機正當就行,今後的人生還很漫長,還是得做點什麼「工作」不可,但我不想作那些為了生活而謀財的工作,而想做個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業。
從這幾年累積下來的人生經驗中,我想找出自己真的想專注去做、非做不可的工作,一種商業營利不會想插手的工作,一種能讓所有人都變得非常快樂的工作。對於未來的世界或多或少有所助益的工作。
我多少還有點積蓄,比如退休金之類的。不過,這個錢有一天也會花完。為了能長久經營,有計畫且維持收支平衡非常重要。
不管怎麼說,最要緊的,應該是要守護卡兒哈甘美麗的自然生態。
我想要守護這個由地球孕育出來的自然與生態,在滾滾文明的開發浪潮下守護著她。這是我第一優先考量的原則。島上當時約有三百名原住民居住(目前統計約有五百多人)。這些島民幾乎是好幾世代前就住在這個島上的人。
「我要怎麼和這些人相處?」大部分的人,特別是菲律賓人的意見是,「給他們其他地方,叫他們搬過去。」這些島民現在是非法佔有土地的人,並沒有居住島上的權利,可是他們卻老早就生活在這塊土地上了。
「趁著還在思考未來如何規劃之際,就讓他們搬到其他地方,這樣才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這個意見感覺起來可以說是正確至極,但在這個節骨眼,我卻持完全相反的意見。自然當然很重要,居住其上的人也非常重要。雖然擁有一個沒有人住的自然環境很棒,但在深思後發現,我對與當地居民的互動關係更感興趣。於是,我下定決心,排除周遭的建議,選擇和島民一起生活。我想這是非常重大的抉擇。
況且,我並不想一個人規劃這個島,而想盡可能地有很多人共同參與。
找個南方島嶼過生活,應該是很多人的憧憬。
我希望擁有這種想法的人,能在自己憧憬的地方建立一個能夠實現自我的場域。在與生活於南方島嶼的人們的相處中,我發現很多自己從未想過的價值觀;而這些價值觀,說不定能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好。我希望有更多人能發現這個部分。
我有這樣的一個大願。此外,我對將來還有一些夢想。

第一,我希望自己能夠在美麗的南方島嶼生活。
第二,我要把守護美麗的自然生態作為義務。
第三,我想和島民一起生活,我很期待這樣的日子。還有,希望有很多人能來這裡體驗南方的生活。但是至今,還沒有什麼具體的想法來實現計畫就是了。
不管怎樣,先從自己住在這裡開始,再來想下面的事情。要住在這裡就得先建立一個家才行。還要建一個能夠提供幾位來訪朋友休息的地方,但不能改變島上的自然景觀。為了達到這個理想,我邀請了具有復育自然生態又能創造美麗建築的宿霧知名建築師卡尼扎列斯來為我規劃。一九九○年底,我的家終於完成了,水和照明等基本設備也都齊全了。
在新居落成的翌年,我辭去工作,前往卡兒哈甘開始我的「島嶼生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